【分众时代】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 对艺术片的不同向往

+

A

-
2019-07-11 07:03:28

与北京电影学院的中国第五代导演、或是充满反思精神的中国大陆第六代导演相比,中国大陆的“80后”导演不再有明确的时代与世代的划分,游走于商业及艺术之间,拓展个人作者风格。这群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青年导演们,面对的是中国大陆经济飞速发展、商业电影市场游资滚动、网络平台迅速崛起、原创IP被大众琅琅上口、但票房仍然是投资方主要考虑的矛盾与不稳定的环境。

在2019年的台北电影节中,共有五位中国大陆“80后”导演参展,分别是《女他》周圣崴、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竹原清、《漫游》祝新、《乘客》许振昊、《完美现在时》朱声仄,在网络分众时代带来艺术与商业界线越趋模糊的电影新未来。

系列文章
【分众时代】中国80后导演如何以艺术片突围

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是一部很轻松、很清新、很不中国大陆的一部文艺片。因此,中国大陆的观众反而不是那么喜欢,豆瓣上超过1,000人投票,平均只有5.8分,在同类型电影中的得分是落在最后20%的区块。

如果把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当做商业片来看,电影情结有太过松散、随意的问题,100分钟的片子里没有一个中国大陆的大腕明星,最大牌的演员竟然是一个年老的法国人。帕斯卡·格里高利(Pascal Greggory)是法国的国宝级演员,但是中国大陆观众对他的认识程度就不高,而且帕斯卡擅长的新浪潮式的自然演技,也未必符合中国观众的口味。

如果把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当做艺术片来看,那么电影气氛就又太过轻松、欢乐了。中国大陆的艺术片领域,在这些年里推出一部比一部严肃深刻,要为社会底层广大低端人口发声的片子;而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中却出现“老街改造重建、发展农村现代化才能够帮助农民”的剧情,是不符合当前中国大陆艺术片的主旋律。

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导演竹原清(左)在21届台北电影节放映后留影(多维记者:袁恺勋/摄)

影史上的轮回式电影
但是,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也是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的入围片,被提名未来之狮(最佳处女作)奖和威尼斯日导演奖;同时也抱回了法国南特影展(南特三大洲电影节)的“银气球奖”,当场就卖出了法国版权。从中可以看出两地观众、影评口味的不同。

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是一部“轮回型”电影,片中主角会不断重复某一段时间的片段,由主角做出的不同选择、或是遇见不同的人物来触发不同的发展过程。这个轮回片段可以只重复几次,也可以重复许多次,但就算是重复了几千次,由于电影的片场,往往也只会聚焦在其中几次的经过。

作为“轮回型”电影最有名的,应该是1993年的《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》,豆瓣评分8.5分;而如果看向最近5年,2014年的《明日边缘Edge of Tomorrow》,豆瓣评分也有8.1分。

小题必须大作
不过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作为一部文艺片,还是更加像欧洲的电影(上面两部都是好莱坞的),也就是1998年的德国片《罗拉快跑Lola rennt》,就连轮回次数都一样是三次。不过《罗》片还带着惊悚与犯罪的元素,片长也更加精简(81分钟),获得了豆瓣评分上的8.1分好评。

但是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就和《罗》片一样,关注在一个“小题大做”的环境里。《罗》片是女主角要在20分钟内拿回10万马克(按1998年的汇率,大约等于50万人民币),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则是女主角在马来西亚的米都“亚罗士打(Alor Setar)”上的几天旅程。

根据导演所说,她倒原本没想要拍成三段式轮回,而是一个完整的故事。但由于这是她第一次执导长片,最后发现故事和农村场景实在撑不起来长片的规模,所以最后拆成了三段式。这可以解释段落与段落间的松散,也没有像是《罗》片那样安排了众多的时间线上的巧合与重叠──倒也并不是说完全没有,只是并不是那种将剧本全盘思考过后的严谨安排。

艺术片也可以轻松欢乐
如果说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其实是一部马来西亚华人片,或許能更贴切的形容这部片。马来西亚的闲适风格,当地华人的腔调与生活习惯和特殊的信仰对象,当然还有亚罗士打和周围群岛的风光。

三段式的结构,为的是一步步带出主角来这个农业地带旅游的原因和目的,还有亚罗士打面对历史与现代化的困惑。不过这一切在电影终幕的蓝色眼泪面前,最终似乎也都没有那么重要了。美丽的奇迹可以解除一切伤痛,确实是很文艺的结束。

就算被称赞“比马来电影还马来电影”,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毕竟不太可能成为一部在世界影史上留名的作品,就算能在中国大陆
公开上院线,也不太可能得到票房佳绩或是评价的反转。但《星溪的三次奇遇》仍然是一部看起来很轻松的电影,适时加入的笑料与(类)超自然情节能够很好的延续观影的集中力。

始终,文艺片或是艺术片,本来就应该要有可以轻松观赏的类型,如果一开始就限制住选择,其实也就没有了艺术片那种“不需要严格定义”的自由挥洒的空间了。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撰写:林小山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